如何鎖定南印度洋
  國際海事衛星組織利用其他飛機飛行時“握手”的時間差,以及這些飛機當時與衛星的距離做參照,建立了一套模擬系統。之後,“根據六次‘握手’位差,確定了失聯飛機最後位置為南印度洋。”但MH370的準確位置仍未可知
  記者 蘇潔 周瑤
  這是MH370失聯以來,馬來西亞召開的第二次緊急發佈會。十天前,也是提前一個小時通知,同樣一場緊急發佈會,也是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十天前的發佈會上,納吉布宣佈“飛機折返,可能是人為蓄意”“停止在南中國海的搜救”“飛機可能飛往安達曼海或南印度洋”。這些消息對於MH370的搜救和調查來說,幾乎是轉折性的。
  十天后,同樣的情況再度發生,所有記者都本能地意識到,這次的發佈,一定與MH370失聯的“結果”或者“原因”有關。所有人都在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發佈會現場。
  當地時間晚上10點整,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等四人依次入場。未作任何寒暄,納吉布直接開始宣讀聲明。“今晚我收到英國空難調查處(AAIB)的簡報。他們告知我,根據國際海事衛星組織(Inmarsat)提供的衛星資料,對此前的南北走廊信息數據進行了進一步計算。他們使用了此前從未在類似事件中使用過的分析方法,能夠更清晰地解釋MH370航班的航線。
  根據他們的最新分析,MH370航班是沿著南部走廊飛行,其最後位置是印度洋中部海域,位於珀斯西面。這是一個非常偏遠的地方,與任何可能降落的地點距離都很遙遠。因此我懷著深切的悲痛和遺憾告知大家,根據這一最新數據,MH370航班終結於南印度洋。”
  整個聲明的宣讀大概只有兩分鐘時間,隨後納吉布一行離場。17天未解的謎團像被人突然塞進了一個答案,快速到令人難以反應過來。
  此時在同一時區的北京,機場附近的麗都飯店,馬來西亞大使已經抵達家屬休息廳。當電視直播里傳出馬來西亞總理的“飛機墜入了南印度洋”這句話後,坐在最前排的家屬“嗷”地號叫起來。後排家屬尚未聽清,四處詢問。隨後,哭號聲從家屬休息區的四面八方迸發出來。
  有人高喊:“馬航你們是騙子,這是謠言,這不是真相!”有人哭暈在了地上,被在休息廳等候的120擔架立刻抬走救治。
  大使聽完了發佈會,不置一詞,匆匆離開。一小時後,家屬們也陸續攙扶著彼此離開,場內人走了一多半。
  突然而至的“真相”讓家屬無法相信,也讓一些業內專家疑惑。
  “馬來西亞政府宣佈這個結論是草率的。我們說任何一國的事故報告必須由本國政府來主持、來確定、來發佈。現在的依據是以英國的調查局的結論來做的,這個調查局只是一個組織,不是馬來西亞政府的官方機構。這個英國機構航空事故調查局,他也不是說受馬國政府委托英國政府,英國政府讓這個機構查了之後,英國政府作出的結論。馬國政府靠這個組織的調查來做結論,是不准確的。”中國航空律師、北京法學會航空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張起淮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與此同時,各國媒體也相繼提出質疑:為何在沒有飛機殘骸的情況下,就能夠判定空難結果?“前所未有的技術”是什麼?又是怎樣的機構協助確定了最後的結論?儘管質疑聲音不斷,但“南印度洋”已經不容置疑地成為各國搜索力量和全球關註的焦點。
   失聯不到48小時 已初測飛往南北走廊
  與“MH370終結於南印度洋”的消息同時進入公眾視線的,還有兩個機構的名字:英國空難調查處(AAIB)和國際海事衛星組織(Inmarsat)。
  這兩個為馬來西亞政府提供調查簡報和衛星資料的機構,在此前馬來西亞政府對外聲明中並未被重點提及。而所作如此重大結論的來源,尤其是國際海事衛星組織,並未在第一時間獲得公眾的信任。
  “我們的分析是與波音公司及其他獨立航空專家討論得出的,對於飛機墜落於南印度洋的判斷是有信心的。”對於調查結論,國際海事衛星組織(Inmarsat)的副總裁克裡斯·麥克勞克林似乎很有信心,“在飛機失聯的四小時內,公司的技術人員已經找出了來自這家航班失聯前一個小時的全部傳輸記錄。”
  作為英國的衛星通信技術公司,國際海事衛星組織借助11顆衛星,向全世界用戶提供電話和信息服務。此前,也正是根據這家公司提供的衛星數據,馬來西亞方面判斷MH370可能穿過的兩條空中走廊,南部從印尼到南印度洋,北部從泰國北部到哈薩克斯坦與土庫曼斯坦邊界。
  而促成這個判斷的關鍵,是飛機與衛星的“握手”。根據克裡斯·麥克勞克林介紹,雖然MH370上的通訊設備停止了工作,但“衛星數據鏈接”是無法被人為關閉的。當飛機自動向衛星發送信號時,就會進行“握手”,也就是進行“PING信號”的傳輸。
  為了分析MH370的位置,國際海事衛星組織利用其他飛機飛行時“握手”的時間差,以及這些飛機當時與衛星的距離做參照,建立了一套模擬系統。這套模擬系統涉及大量有關無線電波及光速傳播的數據分析。
  也正是根據這套模擬系統,國際海事衛星組織得出了MH370飛往南北走廊的最初推測。此時的時間是3月9日,距離飛機失聯不到48小時。
  此外,根據MH370傳回信號的實際頻率、基準頻率等信息,國際海事衛星組織的工程師團隊推測,飛機有可能經歷了一次轉向,隨後又基本按直線飛行。
  國際海事衛星組織隨後把相關分析數據提供給英國空難調查處。3月12日,飛機失聯後4天,馬來西亞政府收到了關於MH370方位調查的初步分析報告。但直到3天后的3月15日,經過與美國調查團隊的分析、核實後,馬來西亞政府才對外公佈最新調查結果,並將搜尋方向引向安達曼海或南印度洋這兩個“南北走廊”。
  直到這天之前,外界仍認為飛機最後失去聯絡信號的地點是越南附近,而越南和南海海域周邊國家也已經進行了超過一個星期的徒勞搜索。
  6次“握手”的線索
  3月25日,在馬來西亞官方的發佈會上,馬來西亞代理交通部長希沙姆丁也強調了“握手”在找到飛機位置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根據六次‘握手’位差,我們確定了失聯飛機最後位置為南印度洋。”希沙姆丁表示,馬來西亞方面認為新數據信息非常具有說服力,“我們很快上報給了馬來西亞總理,總理即刻向世界宣佈了這一消息。依據新數據,馬方展開的南線搜索將更加細緻,並將投入更多力量。”
  “有說服力”的結論並非一蹴而就。
  在此前,對MH370航班的搜尋一直在南線和北線同時展開。而隨著澳大利亞、中國和法國等相繼在南印度洋海域發現疑似MH370殘骸,南印度洋進入重點搜索範圍。
  與此同時,英國空難調查處也在進一步核實相關分析數據。作為世界上第一個航空事故調查機構,英國空難調查處歷經近百年曆程。目前這個機構擁有49名雇員,技術特長為飛行記錄器、海中殘骸回收、爆炸事故、直升機等。其核查人員主要分為飛行專業、工程檢查員和飛行記錄器檢查員等三類。
  從一開始就介入MH370失聯調查的英國空難調查處,在軍事問題專家宋曉軍眼裡是一個相對專業、權威的調查機構。“英國空難調查處可能複原了航班的航跡線。之後把分析結果告知馬來西亞政府,經過各方核實,最終確認飛機墜毀在南印度洋海域。”
  儘管如此,MH370的準確位置仍未可知。在3月24日晚上的發佈會上,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並沒有公佈MH370的準確位置。而更多的謎團也仍待解開。
  根據此前數據,MH370最後一次與衛星“握手”是在3月8日早上8點11分,天線角度40°。但這次“握手”,衛星卻並未按照慣例收到關於飛機引擎健康狀況的信息。
  令人疑惑的,有證據表明,3月8日早上8點19分,MH370還有一次“握手”行為。希沙姆丁稱,馬來西亞方面對這一次“握手”也不是很明白,還會繼續調查。截至3月24日,國際海事衛星組織已經把最新的分析數據提供給英國空難調查處。
  不只是“握手”的問題。在3月25日的發佈會上,馬來西亞代理交通部長希沙姆丁除了進一步通過對MH370與衛星幾次“握手”的分析,印證飛機最後位置的可靠性,並簡單地向在場記者分析了“鎖定南印度洋”的背景外,並沒有提供更多信息。只是強調,“我們與其他國際組織合作,數據是有說服力的。”發佈會結束前,希沙姆丁把連自己都“沒有好好看過材料,沒有完全消化裡面的信息”的“調查材料”分發給媒體記者,希望大家多花些心思,“好好消化”。  (原標題:“握手”信息成定位MH370關鍵 專家稱結論草率)
創作者介紹

紅酒

fd21fddn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